热门关键词:
脉络
脉络
 

李金铨丨传播纵横:历史脉络与全球视野

浏览数:133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15
 

  今天,文献君为大家介绍传播学知名学者、国际传播学会会士、中国新闻史学会卓越学术奖获得者李金铨教授最新力作《传播纵横:历史脉络与全球视野》。

  李金铨,台湾政治大学“玉山学者”,美国密西根大学博士,曾任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教授、“中研院”客座教授、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、香港城市大学讲座教授。研究领域包括国际传播、媒介政治经济学、媒介与社会、新闻史,以及传播的社会理论。在学术道路上孜孜求索四十年,穿梭传播学的时空脉络,远近纵横。2014年获国际传播学会(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Association, ICA)颁费雪导师奖(B. Audrey Fisher Mentorship Award),2018年获国际中华传播学会(Chinese Communication Association)颁终身成就奖,2019年获选国际传播学会会士(ICA Fellow),同年获颁中国新闻史学会卓越学术奖。

  全书以历史脉络为经,以全球视野为纬,与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理论资源的活水源头保持开放性的互动,又强调社会传播分析的辩证性、具体性、互补性和条件性。

  做学术工作总会碰到奇特的“书缘”,譬如终身难忘的“友缘”。这种书和朋友不必多,但得到了就一辈子受用。本书以《传播纵横:历史脉络与全球视野》为名,是受到了米尔斯《社会学的想像力》(Mills,1959)的启发。早年求学时期,邂逅了米尔斯,让我明白了自己想做怎样的学者,从而建立学术风格与研究旨趣。米尔斯强调,要不断联系个人关怀与公共议题,而且任何重大问题都必须放在历史(时间)的视野和全球(空间)的架构中考察。他还细致地刻画了学者的生活方式、治学的态度,以及开拓想像力的各种方法,最终目的就是要达到学术研究的艺术境界。当时我正在摸索学术门径,米尔斯不啻提供了一副指南针:原来学术与生命是不应该割裂的,而是彼此活在一个同心圆内,由内向外扩张,连成一脉,个人的心路历程不断与社会结构有机互动。

  现代学术以问题为中心,纵横自如,超越学科窄框,却又论理严谨,证据丰富。我曾自许要发展深刻的问题意识,从远处大处着眼,并发展各种组成的环节与细节,以期以小见大,并愿意承担社会伦理与学术责任。我的学术生涯一直是在国际传播的领域摸索,以脱胎自博士论文的专著《媒介帝国主义再商榷》(Lee,1980)发其端,参与了当时备受瞩目的“国际资讯与传播新秩序”辩论。其后三十多年,我的研究分为两个支流:一是国际媒介对于世界重大事件的新闻建构,以《全球媒介奇观》(Lee,Chan,Pan,and So,2002)及一系列单篇论文为代表;二是转型社会(尤其是中华圈)的媒介与权力结构之间如何互动,以及政治经济脉络如何形塑媒介的结构与文化(Lee,1990,1994,2000,2003;Chan and Lee,1991),其中若干论文曾择要改写为中文,并收录于《超越西方霸权:传媒与文化中国的现代性》(李金铨,2004)。近十几年来,我特别关注国际传播的知识论和方法论,旨在探讨如何从在地经验彰显和接通全球视野,一方面具有民族文化的特色,一方面又能提升到普遍性的理论,庶几与西方学界平等对线)。此外,我也对新闻史——特别是民国报刊——发生兴趣(李金铨,2008,2013)。

  教研生涯四十年,好像刚开始就要结束了。陶渊明在临命之前,犹且引用《左传》的话慨叹“人生实难”。像我这样无足轻重的小人物,在退休前夕更体会到“学问实难”的道理,纵使穷尽毕生之力,欲获得点滴寸进,也未必有太大的把握。回顾这一段既漫长却又短暂的岁月,不禁欣喜愧怍交集;欣喜的是一辈子能做自己爱做的事,愧怍的是学海无涯,而生命与才情有限。这四十年,大概有一半时间在美国的明尼苏达大学,一半时间在香港,因为工作环境的需要,我使用英文写论文的机会竟比中文多得多。本书收录的论文,包括国际传播与新闻史两个领域,都是过去十年内陆续发表的。在编辑的过程中,想到庄子说的“偃鼠饮河,不过满腹”,不禁唏噓、悚然而汗颜。

  在香港城市大学,我有幸参与了媒体与传播系和传播研究中心的创立。2005年开始,无心插柳柳成荫,又创立了“中国大陆青年新闻传播学者到访项目”,至今已有两百多位学者参加,遍布大江南北各重要高校。他们是当前中国传播研究的中坚队伍,有的已成长为学界翘楚。我从《论语》的“友多闻”取义,名曰“多闻雅集”,象征由“博学多闻”的“新闻人”所成立的朋友圈,彼此互称“多友”。多友们熔友谊和学术为一炉,已蔚然形成一所风格独特的“无形学府”(invisible college)。本书书稿承多友张彦武先生鼓励;李红涛博士在挪威访学期间,拨冗阅读书稿一过,指出若干错误,并改定通用译名;宋韵雅博士协助文档转换,在此一并致谢。

  2016年下半年健康突然不合作,生了一场大病。全靠嘉琪无私无怨、无微不至的照顾,正慢慢渡过一个一个难关。她原在明大是出色的专业心理医师,只因迁就我“不安分”的选择,屡次举家迁徙于太平洋两岸之间。与她结褵为终身伴侣,是我毕生最大的福分。在这里,我也想表达对远居美国的子女居安、居明,媳佩英,以及孙女以文、以元、以立的思念。我谨以谦卑而感恩的心,把这本书献给他们。

  大病初愈,生命给我第二次机会,我心中充满感恩。一场大病使“生老病死”变得这么真实,使“无常”变得这么靠近。以无常为常,我没有怨天尤人,只祈求上苍赐我以勇气、信心和耐心,照着该做的节奏一步步走过难关。我在病中把内心感想录了音,共十九段,其中有一段中说:“什么是幸福?平常人做平常事,就是幸福。”人常在福中不知福,一旦失去健康,一切皆空。病了一整年,和嘉琪每天二十四小时长相厮守,还觉得时间不够用,彼此加深心灵的联系,重新体验生命的意义。世界上大概只有夫妻和亲情是在受难中不会起身告辞的。平时各忙各的,很多事视为当然,但病中极端无助,一个眼神也能感受到不渝的感情。嘉琪是我的观音。家人不弃不离温暖我心,朋友关怀常记我心。这本书是一个平凡学术人所做出的卑微献礼,于私是记录,于公则表示我在学术对话中报了到。

  2018年清明时节,烟雨三月会杭州。承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慨助,群贤汇聚西湖湖畔,参加第三届“多闻论坛”。我是“退院老僧”,应命做了一场公开报告——“传播纵横:学术生涯四十年”。难得风雨夜,捧场客个个手提滴水的雨伞,或坐或站,室内挤满了人,又一路延到走廊外。接着,李红涛博士安排了另一场恳切的座谈会,由刘鹏博士出马主持,敦邀姜红教授和吴飞教授两位“多友之友”,以及李艳红、刘海龙、孙信茹和朱丽丽等四位“多友”教授,请他们在百忙中拨冗评点本书的未刊稿。座谈会上大家各抒己见,逸兴遄飞,纵横自如,处处洋溢着温暖的友情,绽放着智慧的火花,实为我的退休增添殊荣。

  苏东坡(北宋1037~1101)论吴道子(唐680~759)画:“出新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放之外。”

  朱熹(南宋1130~1200)论学:“旧学商量加邃密,新知培养转深沉。”

  前两句话我悬为治学的鹄的,第三句话则是为学做人的究竟本相。这三句话都是我永远心向往之而不能至的境界。



缃戠珯鍦板浘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
http://jnhngc.com/mailuo/219/